第600章 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!
作者:秋风夜愁落   请别叫我剑仙最新章节     
    噌!!!
    陡然间天地失色,极寒剑气划破虚空转瞬落到了那只手掌上!
    剑气与手掌相遇的瞬间,便将那手掌一分为二!
    在剑气与寒气中破灭的神力化作养分,又反哺回剑气中,让那道剑气不仅去势不减,反而还大大增加了数倍威力!
    剑气所过之处,天地万物,包括时间与空间全部都被一同冻结!
    穷奇眼中精芒迸射,一跃而起,体内所有生灵负面情绪形成的神力透体而出,融入到祂背后双翼中。
    双翼黑色火光乍现,化作两柄百丈火刃!
    寒冰将那巨人的手臂冻结,寸寸断裂,直逼其胸口处的共工本体。
    共工感受到极寒之意,当即挥动还能动的左手一拳锤下!
    “定!!!”
    独孤仁七窍流血,满目狰狞的再次施展定身术。
    连续使用定身术,而且定的还都是实力和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的人,他终于还是受到了天地的反噬。
    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!
    共工的动作骤然一顿。
    就是这一顿的功夫,穷奇已经先一步来到祂的跟前,背后火焰双刃交叉斩落,将那神力所化的身外身破开。
    此一击之后,穷奇立马闪身,转瞬间那冰霜剑气便已飞来!
    共工的身体刚刚脱离时空的束缚,瞳孔骤然扩大,寒气迎面而来,将祂冻成一个大冰坨!
    独孤义瞬身而至,一剑递出:“给爷死!!!”
    嗡!!!
    突然间一道火光从天而降,正正好砸在了他的身上!
    “噗哇!”
    独孤义两眼翻白,浑身爆裂,意识几近消失,被那火光带着重重的砸落在地上!
    穷奇见此情形瞳孔骤然缩成一条细线,不待祂行动,两道魁梧的身影已经来到祂的头顶。
    蓐收面色冷漠,抬起手掌:“你的选择,很不明智。”
    穷奇几乎本能的合拢双翅,下一瞬一抹白金之光便在上方绽放,将祂轰于落尘埃!
    一边倒的战局被瞬间逆转。
    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,让雨师和独孤仁他们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    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时,雨师看着站在蓐收身边的那尊兽身人首,周身火息弥漫的神灵,娇俏的面容瞬间变得苍白无比。
    “祝融?!”
    怎么会是祝融?!
    雨师大脑一阵宕机,头皮有些发麻,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    祝融不是一直都属于中立方么?
    数百万年以来,从未见祂插足过任何一方的斗争。
    今天祂为什么会跑来帮助蓐收祂们?!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    地面上,独孤义躺在一个巨大的深坑中,口中咳出一口血来。
    另有一道身影,咳嗽了两声,从他身上爬起来。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是不是暗恋我啊,这就投怀送抱了……”
    西王母捂着受伤的手臂,掌心清光闪烁,伤势瞬间好转,祂冷冷的看了独孤义一眼:“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,我就跟祂们一起宰了你!”
    独孤义还没有取名字的神功飞速运转,快速恢复自身的伤势。
    他从地上爬起来,以剑拄地,歇了一口气抬头望天。
    共工已经在那个新出现的神灵的帮助下成功解冻。
    此时天上站着三尊神灵,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回归到了起点,根本就从未改变过一样。
    西王母盯着上方的祝融,冷冷道:“没想到连你也站队了,我是为了实现这世间的平衡,不知祝融道友,又是因为些什么?”
    面对祝融祂没有敌视,也没有丝毫看不起的意思。
    毕竟祂自己本身也进行了站队,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,又何必去强求别人不去做?
    祝融神态温和,语气也十分的平和:“我本意是并不想掺和任何争端,但是蓐收帮我找到了炼制神器的主要材料,人情债,总归是要还的。”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西王母点了点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    “杀了一个,又来一个,玩车轮战是吧?”
    独孤义嗤笑一声:“你们这些神灵比想象中要有‘出息’啊!”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,原来小爷已经让你恐惧成这般地步了么?”
    蓐收扬起嘴角,不疾不徐道:“神灵无法直接杀死弑神者,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。”
    “这与恐惧无关,只是本着一劳永逸和以防万一的想法,多算了几步而已。”
    “而且我一直认为,苍鹰搏兔亦用全力,面对自己的敌人,还是不那么好杀死的敌人,再小心也不为过。”
    独孤义吐出一口血沫,站直身子:“我一个新晋十境的弱鸡,能够让这么多大佬费尽心机的算计,我还真是荣幸之至呢!”
    蓐收笑道:“身为天道杀机的化身,你值得。”
    独孤义扬眉:“你既然知道我代表的是天道,竟然还敢这么做,你们难道就不怕,杀了我,你们会被天道针对吗?”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天罚理论吧?”
    蓐收看了西王母一眼:“这种想法,从某种程度上讲,的确有理可依,但是我却并不相信。”
    “我认为,天道是至公无私的,即便是为了维护世间的平衡,祂也绝对不会因为某一方的势力颠覆,而选择彻底颠覆另一方。”
    “否则那也同样是一种平衡的破坏,最大的可能,还是会再次创造出一股力量作为制衡。”
    “但是这股力量的成形必然是要有时间基础的,就像你们人族一样,在新势力的成长期间,我们有的是办法去进行干涉。”
    听祂的意思,是将人族的反抗当成了一个示例。
    有了对抗人族的经验,往后祂们又怎么会再给其他的什么东西忤逆祂们的机会?
    这种想法很自信,甚至是有些自负。
    但是这话也是分从什么人嘴里说出来的。
    有实力去完成,那这番话就是自信的表现。
    反之便是严重的自负。
    “那看来,阁下是觉得自己吃定我了?”独孤义面无表情,手腕微微转动,剑身散发寒芒。
    蓐收笑而不语。
    祂清楚,对方应该还有底牌。
    人族费了那么大的劲,死了那么多人,布局了那么多年,不可能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。
    祂之所以这么久不动手,一直在与独孤义说废话,只是在等对方出招而已。
    不知道对方底牌的情况下,贸然出手,很有可能会将顺局变成逆局。
    还是要稳妥起见。
    忽然独孤义咧着大嘴,摇头一笑:“还好,你有你的张良计,我有我的过墙梯!”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事已至此,只能请您二位出手了!”
    一声轻叹自大陆中央传来:“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”
    同时苍穹之巅有神圣的光辉落下。
    两尊神灵在天地异象的光辉下出现在了西王母身边。
    同样是西王母和蓐收祂们的老熟人。
    “后土,长乘……”
    蓐收神态淡然的看着两人,丝毫不觉的惊讶。
    “果然,大争之世,谁都无法幸免。”
    独孤义扭了扭脖子,目露凶光:“四打三,敢问蓐收阁下,现在……你还有多少胜算?”